跳转至

虚构合同虚增收入-新宁物流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江苏监管局行政处罚决定书(新宁物流)

当事人:河南新宁现代物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宁物流或公司),住所:河南自贸试验区郑州片区(经开)第八大街160号附60号728室。

谭平江,男,1966年12月出生,新宁物流时任董事、总裁,香港永久性居民。

依据2005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以下简称2005年《证券法》)的有关规定,我局对新宁物流信息披露违法行为进行了立案调查、审理,并依法向当事人告知作出行政处罚的事实、理由、依据及当事人依法享有的权利。当事人未提出陈述、申辩意见,也未要求听证。本案现已调查、审理终结。

经查明,当事人存在以下违法事实:

2015年8月至2021年12月,广州亿程交通信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亿程)系新宁物流全资子公司,贵州亿程交通信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州亿程)和重庆亿程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亿程)系广州亿程全资子公司。

2018年,贵州亿程通过将视频卫星定位汽车行驶记录仪置换服务合同伪造成销售及服务合同,虚构车载终端销售及服务合同和技术服务合同等方式,虚增对贵州成黔天骄出租汽车服务有限公司、贵阳致远城达出租汽车有限公司、贵州兴筑凯宾出租汽车有限公司、贵阳市城市客运出租汽车行业协会、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贵州有限公司安顺分公司的营业收入95,858,939.32元。

2018年,重庆亿程通过虚构软、硬件销售合同和卫星定位汽车行驶记录仪销售与服务合同等方式,虚增对重庆海外旅游客运有限公司、重庆公路运输(集团)有限公司、重庆长途汽车运输(集团)有限公司、重庆市万州汽车运输(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及上述公司关联公司的营业收入9,261,561.57元。

上述两家公司2018年合计虚增收入105,120,500.89元,占新宁物流2018年年度报告披露营业收入的10.06%。

以上事实有新宁物流相关公告、相关合同、相关说明、相关人员询问笔录、银行流水、财务凭证等证据证明,足以认定。我局认为,新宁物流虚增营业收入,导致2018年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违反了2005年《证券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构成2005

年《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所述违法情形。

根据2005年《证券法》第六十八条第三款和《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证监会令第40号)第五十八条第一款、第三款的规定,新宁物流时任董事、总裁谭平江,组织、实施了前述财务造假行为,是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2005年《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我局决定:

一、对河南新宁现代物流股份有限公司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五十万元罚款;

二、对谭平江给予警告,并处以二十万元罚款。

当事人应自收到本处罚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将罚款汇交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开户银行中信银行北京分行营业部,账号 7111010189800000162,由该行直接上缴国库。当事人还应将注有其名称的付款凭证复印件送我局备案。当事人如果对本处罚决定不服,可在收到本处罚决定书之日起60日内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申请行政复议,也可以在收到本处罚决定书之日起6个月内直接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复议和诉讼期间,上述决定不停止执行。

江苏证监局

2023年7月4日

知识延展:

《中国注册会计师审计准则问题解答第 4 号 ——收入确认》有关虚假收入的表述

一、被审计单位通常采用的收入确认舞弊手段有哪些?

答:了解被审计单位通常采用的收入确认舞弊手段,有助于注册 会计师更加有针对性地实施审计程序。被审计单位通常采用的收入确 认舞弊手段举例如下:

(一)为了达到粉饰财务报表的目的而虚增收入或提前确认收入

1.虚构销售交易

包括:

(1)通过与其他方(包括已披露或未披露的关联方、非关联方 等)签订虚假购销合同,虚构存货,并通过伪造出库单、发运单、验 收单等单据,以及虚开商品销售发票虚构收入。某些情况下,被审计单位销售的产品所耗费实物的成本较低,如软件企业销售的通用软件, 在虚构销售交易时可能无需虚构存货。

(2)为了虚构销售收入,将商品从某一地点移送至另一地点, 以出库单、发运单、验收单等为依据记录销售收入。例如,虚构出口 销售,将商品运送至与报关运抵国不同的国家,再通过关联方进口回 国。

(3)被审计单位根据其所处行业特点进行虚构销售交易。例如, 被审计单位从事游戏运营业务,利用体外资金进行“刷单”,对其自 有游戏进行充值以虚增收入。

被审计单位虚构收入主要分为两种方法。一种是虚构收入后无货 款回笼,虚增的应收账款/合同资产通过日后不当计提减值准备加以 消化,这种方法较为简单,也容易被注册会计师的函证程序所识别。 另一种方法相对复杂和隐蔽,被审计单位会使用货币资金配合货款回 笼,并需要解决因虚构收入而带来的虚增资产或虚减负债问题。这种 情况下,虚构收入对许多财务报表项目会产生影响,包括但不限于货 币资金、应收账款/合同资产、预付款项、存货、长期股权投资、其 他权益工具投资、固定资产、在建工程、无形资产、开发支出、短期 借款、应付票据、应付账款、其他应付款、营业收入、营业成本、税 金及附加、销售费用等。 被审计单位采用上述第二种方法虚构收入时,相应确认应收账款 /合同资产,同时通过虚假存货采购套取其自有资金用于货款回笼, 形成资金闭环。但通过虚假存货采购套取的资金金额可能小于虚构收 入金额,或者对真实商品进行虚假销售而无需虚构存货,虚构收入无 法通过上述方法套取的资金实现货款全部回笼,被审计单位还可能采 5 用如下手段:

(1)通过虚假预付款项(预付商品采购款、预付工程设备款等) 套取资金用于虚增收入的货款回笼。

(2)虚增长期资产采购金额。被审计单位通过虚增对外投资、 固定资产、在建工程、无形资产、开发支出等购买金额套取资金,用 于虚增收入的货款回笼。形成的虚增长期资产账面价值,通过折旧、 摊销或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等方式在日后予以消化。

(3)通过被投资单位套取投资资金。被审计单位将资金投入被 投资单位,再从被投资单位套取资金用于虚构收入的货款回笼。形成 的虚增投资账面价值通过日后计提减值准备予以消化。

(4)通过对负债不入账或虚减负债套取资金。例如,被审计单 位开具商业汇票给子公司,子公司将票据贴现后用于货款回笼。

(5)伪造回款单据进行虚假货款回笼。采用这种方法会形成虚 假货币资金。

(6)对应收账款/合同资产不当计提减值准备。

(7)被审计单位实际控制人或其他关联方将体外资金提供给被 审计单位客户或第三方,客户或第三方以该笔资金向被审计单位支付 货款。体外资金可能来源于审计单位实际控制人或其他关联方的自有 资金,也可能来源于对被审计单位的资金占用或通过被审计单位担保 取得的银行借款。例如,被审计单位及其控股股东与银行签订现金管 理账户协议,将被审计单位的银行账户作为子账户向控股股东集团账 户自动归集(应计余额不变、实际余额为零),实现控股股东对被审 计单位的资金占用,控股股东利用该资金用于对被审计单位的货款回 笼。又如,被审计单位以定期存款质押的方式为关联方提供担保,关 6 联方取得借款后用于货款回笼。 需要提醒注意的是,被审计单位在进行虚构收入舞弊时并不一定 采用上述完整模式,可能采用上述某几项方法的组合。例如,被审计 单位生产非标准化产品,毛利率不具有可比性,可能无需虚构大量与 虚增收入相匹配的存货采购交易,可以通过实际控制人或其他关联方 的体外资金,或以虚增长期资产采购金额套取的资金实现货款回笼。

2.进行显失公允的交易,包括:

(1)通过未披露的关联方或真实非关联方进行显失公允的交易。 例如,以明显高于其他客户的价格向未披露的关联方销售商品。与真 实非关联方客户进行显失公允的交易,通常会由实际控制人或其他关 联方以其他方式弥补客户损失。

(2)通过出售关联方的股权,使之从形式上不再构成关联方, 但仍与之进行显失公允的交易,或与未来或潜在的关联方进行显失公 允的交易。

(3)与同一客户或同受一方控制的多个客户在各期发生多次交 易,通过调节各次交易的商品销售价格,调节各期销售收入金额。

3.在客户取得相关商品控制权前确认销售收入。例如,在委托代 销安排下,在被审计单位向受托方转移商品时确认收入,而受托方并 未获得对该商品的控制权。又如,通过伪造出库单、发运单、验收单 等证明客户已取得相关商品控制权的单据,提前确认销售收入。

4.通过隐瞒退货条款,在发货时全额确认销售收入。

5.通过隐瞒不符合收入确认条件的售后回购或售后租回协议,而 将以售后回购或售后租回方式发出的商品作为销售商品确认收入。

6.在被审计单位属于代理人的情况下,被审计单位按主要责任人确认收入。例如,被审计单位为代理商,在仅向购销双方提供帮助接 洽、磋商等中介代理服务的情况下,按照相关购销交易的总额而非净 额(佣金和代理费等)确认收入。又如,被审计单位将虽然签订购销 合同但实质为代理的受托加工业务作为正常购销业务处理,按照相关 购销交易的总额而非净额(加工费)确认收入。

7.对于属于在某一时段内履约的销售,通过高估履约进度的方法 实现当期多确认收入。

8.当存在多种可供选择的收入确认会计政策或会计估计方法时, 随意变更所选择的会计政策或会计估计方法。

9.选择与销售模式不匹配的收入确认会计政策。

(二)为了达到报告期内降低税负或转移利润等目的而少计收入 或延后确认收入

1.被审计单位在满足收入确认条件后,不确认收入,而将收到的 货款作为负债挂账,或转入本单位以外的其他账户。

2.被审计单位采用以旧换新的方式销售商品时,以新旧商品的差 价确认收入。

3.对于属于在某一时段内履约的销售,被审计单位未按履约进度 确认收入,而推迟到履约义务完成时确认收入。